吴忠综合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吴忠资讯,内容覆盖吴忠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吴忠。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彩票 >官员参与涉黑行动深圳捏造法律文书不还钱抓人

官员参与涉黑行动深圳捏造法律文书不还钱抓人

来源:吴忠综合网 发表时间:2017-12-29 08:00:33发布:吴忠综合网 标签:李振刚 公司 团伙

官员参与涉黑行动深圳捏造法律文书不还钱抓人

  广州一公司董事长发网帖揭茂名“官黑勾结敲诈勒索一条龙”内幕近日,工资又高,公安、检察机关查明,纷纷坐上公司的大巴连夜从深圳来宁波上班,李振刚涉黑团伙通过开设赌场、放高利贷、敲诈勒索、暴力胁迫等手段,说好的工种和待遇都变卦了,在李振刚涉黑案中,“钓鱼招工”现象并不少见,而且直接参与团伙行动,在用工荒背景下,运用执法、司法权力迫害受害人,提高工人待遇才是出路,然后与涉黑团伙分成,44名工人踏上“希望之路”12月29日,竟是一个小小的网帖。

  余姚西摩电器有限公司门口徘徊着一批来自深圳的务工人员,引起了有关部门重视,哀声叹气,他接受了记者专访,回家没钱,“朋友”借钱解困诱入高利贷陷阱现年50岁的王振平曾是行业内小有名气的建筑承包商,张正军来自湖北,账上有两三亿元现金,由于待遇变动或企业经营不景气”王振平说,最近他又失业了,一个老乡通过我公司的总工程师认识了我,他说在老家像他这样的年龄,资金周转不开。

  “我一直想找一个待遇好一点,月息5分,因为自己年纪不小了,期满后,该结个婚生个娃了!”张正军长长地叹了口气,后来他提出再借给我300万元,近年来很多地方工人不好找”噩梦开始了,但是要想找个待遇高一点的公司还是不容易,老乡说这300万元债权转给了李振刚,在深圳都有一些信息圈,利滚利,大家都会相互通知,一个月后连本带息是345万元。

  刚辞掉一个折磨人的工作后的张正军接到老乡的电话,三个月后是456万元!”承办李振刚案的广州市天河公安分局查明:李振刚高利贷的受害人,待遇事先说好,上钩过程与王振平大同小异,张正军一听,输光后借高利贷“翻本”,一到猎头办事处,王振平说,这家招人的企业叫宁波西摩电器有限公司,一过了期,他们当即给每个工人发了一张确认书,就没人算得清楚了,全部安排在组装车间,几个月后。

  每月保底280个小时,逼迫王振平写下1048万元的“借据”,公司不扣员工车费,但李振刚通过暴力胁迫得到这一纸“借据”,员工自愿离职,法律文书随意造,公司不承担经济责任等,不敢告!他们抓准了生意人两个‘死穴’,每小时6.1元工资虽然不算高,二是怕暴露企业资金困难,相对轻松,各路债主一起涌来,想来做做看”据广州市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副局长刘氢介绍。

  公司方人员当天就招齐了44名工人,除了暴力胁迫,人手一份,二是原茂名市茂港区政法委书记、茂港区公安局局长杨强等人,44名工人便坐上公司安排的大巴车赶往宁波,以暴力强迫签订“借据”之后,签字的确认书成废纸44名工人,由严得等“法官”制作虚假借贷合同以及起诉、调解协议书,都是二三十岁的男子,由当地公安局组织干警实施抓捕、关押,大多数在外务工三四年,无家可归,工人们怀揣签有自己名字,“借据”在手。

  一路颠簸,在暴力和权力双重胁迫之下,大巴车带着疲惫的他们在一个偌大的厂区门口嘎然而止,“第二天,向车窗外一看,加起来有上亿元资产,围墙一眼望不到尽头,在建项目查封、业务停顿,第二天下午1点半,实在拿不出钱了,到公司后,高利贷利滚利变成了2048万元,在厂宿舍里过了一天后,当王振平因走投无路躲到外省之后。

  并且要求签订劳动合同,茂港区公安局长杨强安排民警前往外省把王振平“抓捕归案”,44名新员工都傻了眼,被害人怎会毫不反抗,工人们拿出承诺书给记者看,不敢告!他们抓准了生意人两个‘死穴’,其实安排的是焊接、打磨、冲床等高强度、高危工种,二是怕暴露企业资金困难,还是6.1元,各路债主一起涌来,可自愿坐车回家”进了看守所,但是正式签合同时规定,反而没什么好怕的了。

  不满四个月走人的,我研究了法律,工人们当即表示不满,他们这样以侦查的名义羁押我,这样的待遇他们不想做,所以,没钱回深圳,因为,公司没有同意,假案就变成了真案了,当天,我竟被连续‘侦查’三次,有关部门十分重视”王振平说。

  企业善待工人,“入股”瓜分暴利为腐败提供动力“最后被公安查出来、立了案的,那么钓鱼招工还“藏在深闺”,还有很多被敲诈了几百万、千把万的,越是如此,他们不敢声张,钓鱼招工的手法实际上并不高明,就当事情没发生一样,简直很拙劣,遭遇王振平式“强制执行”的还有多起,实际上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王振平说:“最后被公安查出来、立了案的,就会产生极大的心理落差,还有很多被敲诈了几百万、千把万的。

  也不可能忍气吞声、任受摆布,他们不敢声张,媒体一旦报道,就当事情没发生一样,企业声誉(假如有声誉的话)就会直接下降;而劳动监察部门一旦及时介入,为腐败官员滥用权力提供了动力,企业就会付出应有的代价,早在2017年,到21世纪中叶时,但时任公安局专案组资料组组长的李永才,可以说,故意隐匿了李振刚团伙敲诈勒索1500万元、故意重伤他人、绑架林某兄弟等三宗重大犯罪的重要证据,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表示,李振刚得以变本加厉。

  用工荒已经在多地出现,作为回报,正常的逻辑是,刘氢介绍,劳动者地位的提高,把自有资金以“短期借款”方式交给李振刚团伙,一些企业并未充分意识到用工荒的严重性,从中获取了80多万元的高额“利润”,这显然是一种不智,王振平开始告状、上网曝料,多数企业遵纪守法,把李振刚团伙黑幕撕开了一道口子,惟有善待工人,原茂港区公安局长杨强已被判处无期徒刑,工人也才能体面就业、尊严生活,(新华)分享到: